第三章 火花 19-20
作者:九五至尊网上娱乐场直营登入      更新:2019-10-09 12:36      字数:5309
  19

  等严洛一吊完葡萄糖后队医刘达明趁他临走前刻意挽留了他一会并叮嘱了几句,善意的提醒他以后身边带点糖或巧克力什么的,还要注意不要在短时间内大量出汗,要多吃点蛋白质高的食物帮助改善一下体质之类的各种建议,甚至把调理身子的中药药方都开给了他。

  一旁的陈浩对刘达明今天甚为反常的举动感到十分诧异,心想这老中医平时和谁说话都不会超过十个字,即便是医嘱一般也就随口一句,而且还得看他心情好坏,看着不顺眼的别说医嘱了连看都懒得看,更不用说亲自开药方给对方。陈浩自问来警队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谁享受过这种待遇,这老刘怎么就对第一次见面严洛一如此关怀备至?陈浩心里虽然纳闷的很但也懒得去刨根问底,反正严洛一身体素质好点对警队来说也是好事一件。

  从警局里出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严洛一一抬头就能清楚的看到黑暗中一轮皎洁的月光,满血复活的他在月光下做了个深呼吸。虽说冬天的空气冷了点但吸一口却能让人神清气爽,顺便还能打个冷颤。

  陈浩走在前面拿出了车钥匙,“嘀嘀”一声,车灯亮起。他打开了车门转身冲严洛一扬了扬下巴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严洛一因为家里离警局比较近所以平时上下班一般都是骑自行车的,其实也就十五分钟的路程而已,按理说就这点距离是不用陈浩特地开车送的,但一方面他觉着身体还有点虚怕是骑不动,另一方面晚上接近零度的寒风从领口灌进去的感觉也实在有点吃不消。

  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严洛一脑中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毅然决定还是先钻进陈浩的车子里再说,自行车就先在局里搁一夜大不了明天坐公交车来上班,大不了多花点时间,总比喝西北风强。还是车里暖和,严洛一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宁愿每个月烧那么多汽油钱也要买辆车,这冬暖夏凉的确实舒服多了。他看了看车上的时钟,已经快晚上九点了,刚才的那碗粥喝下去也就垫垫饥的程度,估计还得回去再煮碗面条才行。

  十分钟后车子停靠在了严洛一家门口,他礼貌的说了声谢谢之后就下了车,但没想到的是陈浩居然拔了车钥匙跟在他后头一起下了车。

  “你楞在那儿看我干嘛,快进屋给我弄点吃的,为了你我连晚饭都没吃呢。”陈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走到严洛一身旁说道。

  严洛一对于陈浩这种不拿自己当外人的作风倒也不反感,有时候还觉得挺有趣的。他一边拿钥匙开门一边说道:“我也就煮碗面的水平,神话娱乐SW:只要你不嫌弃就行。”

  “你放心,我不挑嘴,你做什么都行。”进屋后,陈浩还是老样子一屁股往沙发上一坐,舒舒服服的等着严洛一从厨房里给他弄吃的。

  不一会儿严洛一就端着一碗酸菜面放在了陈浩面前,他看了看桌上的酸菜面疑惑的问道:“我说你平时在家顿顿都吃酸菜面吗?怎么也不见你换个花样。”

  “哦,因为我懒得往超市跑所以一次会买很多下饭菜,等这些酸菜都吃完了我再换点别的。”

  陈浩叹了口气,拿起碗筷三下五除二就把碗里的面条消灭的干干净净。虽然他很喜欢吃严洛一做的面条,可能是因为熟能生巧的关系面条的软硬度刚刚好,基本上能和路边的面店一个水准。但面条煮的再好终究没什么营养,看着津津有味吃着清汤挂面的严洛一,陈浩心里竟有些不是滋味,他渐渐同情起眼前这个没爹没娘的孩子。

  也许因为刚吃饱的关系陈浩的烟瘾一下子上来了,他伸手摸了摸口袋准备掏香烟,结果还没等烟拿出口袋一旁的严洛一就有先见之明似的开口道:“你要抽烟的话麻烦去阳台,我不喜欢家里有烟味。”

  陈浩顿了顿,“我说你这人心也忒狠了点吧,大半夜的让还我站在刺骨的寒风里啊。”

  “那要不你回你车抽去,反正别让我闻烟味就行。”严洛一的话摆明了没有商量的余地,陈浩只好悻悻的把手里的香烟又塞回了口袋,唉声叹气道:“唉,一大男人不抽烟不喝酒的活着还有什么乐趣。”严洛一没搭理他,自顾自地收拾着桌上的碗筷。

  “我说你休息在家的时候都怎么打发时间的?”陈浩对这个问题充满好奇,一个没有任何不良习惯的人到底平时都在干些什么。

  严洛一站在水槽前背对着陈浩边洗碗边回道:“上网,看书,散步,睡觉。”

  陈浩干笑两声,“呵呵,够清心寡欲的啊。”倏然间他又好似灵光乍现,眉飞色舞的问道:“那你一个单身狗是怎么解决生理需要的啊?”

  严洛一被这么一问问得有点尴尬,虽说他现在身负重任变成了队里的重点保护对象,但这位队长未免也关心太多,而且还严重跑题。

  他边洗碗边回答道:“我说你也管的太宽了吧,咱俩都是单身狗你怎么解决的我就怎么解决的。”

  严洛一并不了解陈浩的私生活,顶多就知道他目前没有女朋友所以自然也就没往别处想。陈浩听着他话里的意思仔细一想不禁扯了扯嘴角,心想这小子在男女关系上还真是单纯的可爱,他陈浩是什么人,就凭他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外形怎么可能像他那样靠自己解决生理问题,。

  “对了,我懒得再趟回家,今儿个就在你这里窝一宿吧。”

  “啊?又睡我家?”严洛一面露难色,他并非排斥陈浩在他家过夜,只是自己一个人呆惯了,突然间多一个人总是难免会多费点神。

  “啧,瞧你又一副扭扭捏捏的大姑娘样儿,我还能吃了你不成?”陈浩朝严洛一不耐烦的撇了一眼。

  严洛一懒得跟他多费唇舌,甩了甩手上的水擦干后轻叹道:“唉……随你吧。”

  其实陈浩自己也觉得自己挺不可理喻的,原本只是因为突然想吃碗面条才跟严洛一一起回了家,此刻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头居然不想走了。也许就像自己说的那样因为懒得再开车回去,又或许是担心严洛一身体还没完全恢复状态,总之就是想确认他安然无恙自己才能安心睡觉。

  “那个……我今晚睡沙发就行,你帮我拿床被子来吧。”

  严洛一一愣,暗忖着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客气了,但也没再多问,他倒是巴不得陈浩睡沙发,总比跟自己挤在一张床上好。

  陈浩一想到昨晚的遭遇仍然有点心有余悸,虽然他确定自己不是弯的,但万一要是再发生一次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与其让这种可能性存在还不如直接避开得了。

  趁着严洛一睡着后陈浩偷偷躲在厕所里抽了很久的烟,他睡不着,脑海中不断浮现出那些被害人的死状,对于凶手的一切未知都令他感到无比的烦躁和不安。

  这天夜里他做了个噩梦,梦见他正走在幽暗的小巷里,当路过垃圾桶的时候他无意中发现一个大麻袋,麻袋里面不知是什么被装得鼓鼓的,不知哪来的好奇心驱使着他去解开了麻袋,然后小心翼翼的探头往里一看……突然身体猛地一震,他惊醒了!

  他不想去回忆梦里看到了什么,一身的冷汗足以证明他对这个梦的恐惧程度。

  第一次,这是他第一次活生生被自己的梦吓醒,醒的彻彻底底。

  下一秒他立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径直冲向严洛一的卧室,砰的一声!门被粗暴的推开后直接撞到了墙上。

  严洛一竟然不在!

  陈浩的脸刷一下就变白了,连同着呼吸都几近停滞。

  “你干嘛呢?我家的门怎么招你了?”严洛一手里正端着一大碗白粥站在陈浩身后,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这个一大早就抽风的神经病。

  这熟悉的声音成功把陈浩从噩梦中解救了出来。他顿时肩膀一松,深深吐了口气后缓了缓自己的情绪,随后转过身尴尬的笑了两声:“呵呵,不好意思啊,用力过猛用力过猛。”

  严洛一回敬了一个白眼,忿忿的说道:“赶紧的,快穿好衣服吃早饭。”

  陈浩往身上扫了一眼,刚才一下子从沙发里冲出去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此刻全身上下就穿着一条内裤和一件背心像个二逼似的站在没有暖气的客厅里。

  他乐呵的调侃道:“我这是免费给你欣赏一下肌肉型男的身材,怎么样?还不错吧。”陈浩不但没立刻穿衣服还嘚瑟的原地转了一圈。

  可惜严洛一并没有一大早看肌肉男的兴趣爱好,自顾自低着头吃起了早饭,嘴里轻声嘟囔了两个字:“有病。”

  20

  严洛一先是去了被害人董成的酒吧里呆了两个星期,一切风平浪静,当然这并不是他所期待的结果。令他更感到意外的却是陈浩在这期间的反应,按说以陈浩的急性子案子的进程拖了这么没有进展他一定会非常窝火,可这次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的情绪,甚至还反过来安慰严洛一不要心急要耐心等待,从前的那个鬼见愁一夜之间竟变成了一个知心大哥哥,这反差会不会太大了点。

  严洛一认真思考了一下,感觉自从他主动提出去做诱饵之后陈浩对他的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变,即便他是为了让严洛一能保持良好心态才这么克制自己,至少效果还是达到了,只是不知道等哪天案子破了他会不会又从天使变回鬼见愁。

  这天夜里离开酒吧后,严洛一在回去的路上再三思量后决定换间酒吧蹲点,如果一直待在一个地方等对方出现几率太小,只要能引对方现身他就是把西区所有的TZ酒吧都蹲一遍也未尝不可。于是到家后他在网上研究了一下西区剩下的另外几间TZ酒吧,除去董成上班的那间余下的也就三间而已。随后他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陈浩,没想到陈浩爽快的答应下来,然后在这三间酒吧里陈浩挑选了一家名字叫做“渡”的酒吧。

  其实早在严洛一想着换地方之前陈浩就查过这三间酒吧的情况,而他为什么会先选“渡”的理由很简单,纯粹因为这间酒吧离他家最近,万一要是有什么突发状况他也好及时赶去支援,而并非他对严洛一说的那样只是自己随便选的而已。

  要说办事效率陈浩还是一等一的,第二天他就立刻约见了“渡”的老板,既然是协助警方办案对方自然也很愿意配合。

  当天晚上,严洛一趁酒吧开门之前提前到了店里。陈浩那边都已帮他安排妥当,只需跟酒吧老板碰个头把他伪装的身份私下交代清楚就行。

  事实上“渡”的位置并不好找,甚至可以用隐秘来形容,不像之前那家就开在沿街旁,还把门面搞得富丽堂皇生怕没人看得见似的。

  在穿过了N条小巷后严洛一才在一个地下室的入口处找到了这间酒吧的招牌,只是简单的“DU”两个字,要换成眼神不好的根本不会发现,就连严洛一最后也只能求助陈浩才找这个店等的入口。而离“渡”不远处就是西区最贵的购物中心世纪城,一个严洛一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再去的地方。

  经过几番曲折严洛一终于踏进了这个神秘的酒吧,他和店里的服务员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并告诉说自己是新来的调酒师,然后服务员便同样礼貌的领着他去了总经理办公室。

  “老大,新来的调酒师到了。”服务员朝办公室里的正背对着他们的一个人影说道。

  “哦,带他进来吧。”那人影低着头,手里似乎正拿着什么东西细细端详都没顾得上转身。

  服务员将严洛一领进办公室后便关上了门自己忙自己的活儿去了,而此时严洛一注视着办公桌旁背对着他的那道身影,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油然而生。那异于常人的身高,还有头上扎着的一撮小辫儿,难道是……?

  “阿班?……”也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严洛一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带着些微颤。

  那背影原地怔了怔,倏然间猛地转过身,瞪大着眼睛满是惊讶地望向眼前的人。

  “洛一?!……怎么是你?”

  严洛一笑了笑,“你没看错,就是我。”

  阿班缓缓放下了手里的那瓶红酒,踱步走到严洛一跟前定睛上下打量着他。

  严洛一被他打量的有点小尴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道是自己现在的样子和十年前差别太大了吗?

  “嗯,长高了。”

  这总结实在够精辟的,严洛一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心想这么多年阿班的性格竟然还是老样子,冷言寡语言简意赅,这点倒和身边的某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必须的啊,你认识我的时候我才多大,都这么多年了我能不长高嘛。”严洛一边笑边回道。

  “你……当警察了?”阿班说话时几乎没有表情,所以很难让人看得出他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严洛一了解他的脾气,一般能让阿班主动关心的人必定是他非常在乎的人,幸运的是自己属于寥寥无几中的其中一个。

  “嗯,快四年了。”

  “你没考进清华?”

  严洛一微微一怔,没想到阿班竟还记得自己当初的志愿是考清华。

  “噢……对。”他一时想不出什么合理的借口,干笑了两声急忙转移话题,“哎?你怎么变这里的老板了?而且还是……?”

  “别误会,这里原来是我一朋友开的,他两年前移民了才给了我接手。”

  “噢……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

  阿班一下就分析出严洛一话里的意思,勾了勾嘴角道:“怎么?担心我追不到花芊就成G了吗?”

  “呵呵,其实就算你真成了G我也一样当你是哥哥。”

  阿班微微一笑,伸手温柔的摸了摸严洛一的头,经过这么多年商场的上打拼他早就学会如何去辨别对方的话是真情还是假意。

  幸好,严洛一还是从前那个严洛一。

  “对了,我从前教你的那些你还记得吗?”阿班画风一变,从前的严师范儿也瞬间回来了。

  “额……记得,可是……”虽说严洛一并没有忘记以前学到的东西,可是自从去了董成那间酒吧呆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才发觉现在酒的品种多到眼花缭乱,而且有很多品种他都是第一次看到,他觉得凭以前的那些经验似乎已经不能应付现在客人。

  “可是?可是无用武之地了吧?”阿班一语道破。

  严洛一尴尬的挠了挠腮帮子,苦笑道:“呵呵,是我落伍了。”

  阿班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叹了口气,“老样子,你每天提前两小时上班,我培训你。”

  严洛一高兴地点了点头,“嗯嗯,你放心,我一定尽快学会。”

  “那最好,我可不想让你砸了我们店的招牌。”阿班板着脸一脸严肃的说道。

  严洛一轻声嗤笑,对阿班刻意装出来的严厉态度丝毫不介怀,师徒之间曾经那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

  之后阿班让店里员工给严洛一挑了一身合适的工作服,按照酒吧的规定员工必须穿着工作服上班。也许是阿班比较念旧,店里工作服的款式和当初在“丘比特”的时候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也就是衣服的料子似乎比从前的更好一些。

  时隔七年,严洛一看着镜子里穿着白衬衫和西装马甲的自己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镜子里的他显然早已褪去了高中时的稚嫩,如今的他已成为了一名伸张正义刚正不阿的刑警,而如今的他只为自己的信念而活,只为死去的父母而活。
pt平台下载 澳门鬼妹是什么意思网上娱乐场 澳大利亚博彩业巨头 揭秘网赌 俺去也
七彩棋牌导航 诺亚体育电子棋牌 格林娱乐对战游戏 澳门24小时娱乐城WM棋牌 广东会娱乐KG开元棋牌
摩斯国际棋牌现金网 金三角娱乐YG电子 博狗IM棋牌 环亚棋牌娱乐 金博士娱乐棋牌下载
永乐高娱乐登入 亚美乐游棋牌 菲律宾申博官方网址 琼粤DS琼粤棋牌 凯发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