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02:07更新

  第十二章

  苏视角

  奇怪,消息发出去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吧,这小马屁精居然还没回我。工作就这么忙的吗?手机都不看一眼的?

  我把手机放在办公桌上,一想到今晚的聚会我就有些头痛。父亲真会找给我找事做,胡叔叔为什么突然会回国呢?而且听父亲说,是一下飞机就要来找父亲,有什么事这么着急呢?也不知道胡叔叔的那个小子会不会也来,那个小子小时候和我也是见过几。不过那小子太腼腆了,就会躲在胡叔叔大腿后面,偷着看我。正因为这个,我很烦他,想看我就光明正大来看嘛,都是男人怕什么,真是……

  不过还好,胡叔叔带他也就来了三次,后来胡叔叔就带着家人移民国外了。我还记着最后一次见胡叔叔还是我十岁的时候,没想到一转眼已经十六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那个奇怪的小子怎么样了。

  不过令我没想到的是,吴叔叔也会来。这样的话,吴皓阳他也会来吧。但是秉忻他……真的不要叫他吗?诶……

  我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坐了这么久我真想活动活动了。伸了伸自己酸痛的胳膊,仿佛全身再一次注入了一种全新的活力。

  就在这时,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嗡嗡地振动起来,来电话了!

  我急忙拿起手机,连来电显示都没看立马接通了。这根本不用想啊,一定是那个小马屁精啊!

  “喂?你小子终于给我打电话了?!知不知道我这边多着急,你是不是不想干了?记住我是你顶头上司,知道不?啊真是,让我等了这么久,你个小马屁精还能比我个总经理还忙吗?说话啊,装聋作哑干什么?说话!”

  我真的是突然就爆发了,我真的没见过有人能让我这么火急火燎地等这么长时间的人!我身边的女人都不敢,更何况一个男人?!

  “刘总~你怎么了?我是霁月啊!什么小子不小子的?难道我在刘总眼里就是个假小子吗?刘总你真的好讨厌啊,这么说人家~”

  电话里娇作扭捏的声音根本不是小马屁精的声音,我的心突然落差了一大截。霁月是谁?突然我的脑海里想起了上次和孙总去夜总会的时候,他给我推荐的女孩。我还记得她那浓妆艳抹的样子,当时我真是精虫上脑了,那晚居然和那种骚货玩一起去了。不过,她怎么知道我电话的?肯定是孙总,这个满肚子坏水的死胖子!

  “哦,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收敛了语气,冷冷地说道。我不想和这种沙滩之女有过多的交集。

  似乎听我的语气变得冷起来,女人的声音变得更加粘人起来:“刘总~没有事人家就不能来找你了吗?你好坏啊,那一晚上我你也不心疼人家,不过……人家就喜欢刘总这凶猛的样子……”没等她说完我立马挂断了电话。

  这粘腻的声音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怎么那么混球惹上这么个极品贱货!419都不懂吗?居然还想来,老子可不奉陪。

  把她的号码拉入黑名单,世界又清净了。

  不过这个孙总我真的应该和他撇清关系了,毕竟只是暂时的合作,到现在也结束合作关系了,我不能再和他这种人有任何瓜葛了。今天这个女人不就是个例子吗?呵呵,这女人真是奇葩。而且我最近也从别人嘴里听说这个孙总在地下不知道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不被他拖下水才好。

  就在我思考如何与这孙总撇清关系的时候,没注意到从电梯的方向走来了一个人。

  “童,想什么呢,那么入神?”来的人正是秉忻。只见他依旧是一脸欠揍的微笑。真是告诉他好久了,不要老是挂着个瘆人的笑脸,我看着别扭。

  “你还记得上次那个孙总吗?”我指了指沙发示意他坐下。

  “孙总?我记得,盛天的那个对嘛?他怎么了?怎么。你还和他有联系?你知道他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吧,赶紧和他断了……”没等坐下呢,秉忻又开始数落我了,这家伙仗着比我大一岁,在我面前举止口吻总是像个长辈一样。

  “啧,你先坐,我正想和你说这事呢。你还记得那个霁月吗?就是孙总总是带着的那个女人,你还记得吧?”

  本来秉忻都要坐下了,结果听到霁月又站起来了,一脸的怒色:“记得,你俩又怎么了?”

  “什么叫我俩怎么了,你应该问她怎么了。她刚刚又给我打电话了,我真是没见过这么极品的奇葩。本来就是419,居然还想和我再来一次,真是第一次遇见……”可是没等我说完,秉忻突然打断了我的话。

  “大少爷,我不管你出去约,可是约的话也要分清人品吧?这姓孙的老色鬼的人,你也敢碰?现在好了,人家又来找你了,你是不是开心了?嗯?”秉忻怒目圆瞪,白净的脸此时气的通红。

  “什么跟什么呀,你赶紧坐下!我和她没什么,我刚把她的电话拉黑,你赶紧坐!别那么激动。”我赶紧拉着秉忻的衣袖,想要安抚他的情绪。谁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自从我接手这云骁之后,就这么容易情绪化。

  “拉黑了?那还行,那个孙总呢?”秉忻听我拉黑了那个女人,终于安稳地坐下了,但是眼神里的怒气还没有完全消散。

  “孙总啊,这不正要和你说吗?我也正头疼这事呢,你说我那夜干了那事,我这在他那算不算是个把柄?”

  结果刚安抚好的秉忻,眼神里的怒气又浓郁起来,“你还知道啊,我都要被你气死了,我不在你身边,你啥事都能搞砸!你看,这下好了,被人抓小辫子了?!”

  “什么嘛,我也不想的啊。只是当时喝多了,而且你又不知道那个女人多能撩拨我,所以就就范了嘛……”我越说越小声了,我的确没有底气了。

  “诶,欲望就是致幻剂,这句话果然没错!”秉忻使劲叹了口气,仿佛把心里的所有埋怨都发泄出去了,接着说道,“这事可不简单,这个女人常年在那个老奸巨猾的孙总身边,不会是什么善茬。今天可能就是孙总简单的试探,探探你对他们的态度。哎……你打算怎么办?”

  “我?我想亲自去见一下孙总,:跟他说明。你也知……”“不行!”没等我说完,秉忻立马打断。虽然我有些不爽,但是我已经习惯他这样了。

  “行了,你别瞎掺和了,这事我来办,你还是安心做好你的本职吧。记住下次……不,不能再有下次了!记住了吗?”秉忻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不过我很烦他这个动作,感觉我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孩。

  “嗯,知道了。不过你打算怎么解决啊?你不会要动用家里的……”

  “不会的,我知道你不想通过任何方式得到家里的帮助。不会的。”秉忻又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这笑容我看着怎么那么瘆得慌呢?

  “那就行,那交给你了。”我顿了顿,“对了,你来找我什么事,你还没说呢?”

  “我是来问你今晚聚会的事的。老爷子在松云斋和胡叔还有吴叔的聚会你知道吧?”

  “嗯?你知道了?父亲也告诉你了?”我有些吃惊,也有些怪罪父亲,怎么可以这么直接告诉秉忻呢?

  秉忻有些嗔怪地看了我一眼:“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好吗?告诉我有什么的?”

  “没,没有,就是怕让你想起伤心的事……”

  秉忻听出来我是在为他着想,他的语气变得温柔起来,“我没事的,那事都过去多少年了,都20多年了吧?该忘就要忘的呀,何必一直耿耿于怀呢?你说是吧?”

  “嗯,对,哈哈……”我很开心,秉忻能这么想,我真的有时候很害怕那件事会成为秉忻心里的死结,一辈子都走不出来。不过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秉忻一直都有在积极地走出那件事的阴影的啊。

  “秉忻,你这么想,我真高兴。”

  “嗯?”秉忻听完,白皙的圆脸又变得红彤彤的,“你在说什么鬼话?真是,肉麻……”说着他不知所措地起了身,“不跟你多废话了,我那边还有事,先走了。”

  “哈哈,要走就走呗,你脸红个什么劲啊?”我嘲笑着他的窘相。

  “我……”秉忻刚要反驳,结果被我的电话打断了。

  我示意了他一下,然后拿起电话转过身去。秉忻也意会,转身离开了。

  我这次长了教训,特意看了一下来电显示。

  小马屁精。

  哈哈,这小子终于回电话了,真是急死我了。

  接通:“喂?谁?”铿锵有力的两个字,不论是谁都会被这种魄力给震慑住的吧。我心里暗暗得意。

  “是我,设计部实习生黎奕,刘总。”那边传来了小马屁精的好听的声音,我居然又想听他唱歌了。

  “哦,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吗?”我故意继续用冷漠的语气跟他说道。

  但是这个小子似乎没被我吓到,“刘总我想跟您说今天下午您告诉我的那个事的。只不过刚刚一直在忙,现在才有些时间。而且,现在又不是下班时间,我也没法去17楼找您,所以只能给您打电话了。”这个小子居然跟我说“您”,我有点小生气。

  “什么您您的,我不告诉过你叫我刘哥就行吗?说吧想告诉我什么?”

  “刘总,哦不,刘哥……我今天不能陪你了,我有些私事。所以,抱歉了。”那边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也知道自己对我的愧疚了。

  “有私事?所以来不了?好,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我立马挂断电话,没给他再多说一句话的机会。我不想给他,我不想听他的解释,没意义。拒绝了就是拒绝!

  我瘫坐在沙发上,心里腾地冒起一股无名的怒火。他一个公司小职员,不甚至连一个小职员都不是他凭什么拒绝我?!整个公司都是我的,他是这个公司的,他不就是我的吗?为什么,会被拒绝?整个公司的所有人不都应该使劲巴结我吗?为什么拒绝我?为什么?!我越想越生气,抄起手机就使劲摔在地上,手机被摔得四分五裂,心里的气这才消解许多。

  看着地上惨兮兮的手机,就好像那个不知好歹的小马屁精,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忍。我又轻轻地把手机捡了起来,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班的时候。我早早地到了地下室,开着车向最近的一家手机卖场去买了一部比较流行的手机,就向松云斋出发了。

  松云斋,别看名字这么淡俗清雅,其实和其他俗气的酒店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很多有钱的老板都喜欢在这装出一种清新高雅来,彰显自己的品味。呵,都是一群老掉牙的土鳖罢了。

  跟着服务员一路终于到了父亲说的房间。推开门,迎接我的就是父亲。只见他笑呵呵地坐在大圆桌的主位上,副位上真是我熟悉的胡叔叔,看着和16年前老了太多了,差点没认出来。胡叔叔身后还站着个小胖子,难道他……就是当初那个烦人的臭小子?

  “小童,你怎么才来?快,这是你胡叔叔还记得不?”父亲见我,不忘数落我一句,赶紧给我介绍道。

  “哈哈,小童都长这么壮实了啊?!诶,老苏你儿子有你年轻的时候的影子啊,哈哈哈……”胡叔叔捧着肚子,哈哈地笑道。

  “诶,胡叔叔。哈哈,美国那边什么油啊,都把胡叔叔您变富态了哈哈哈。真是快认不出来了,哈哈。”我赶忙走到了桌前,打着哈哈。

  “诶呦还说呢,你看我家小笑,没跟我去美国结果变得比我还胖,我看他都愁的慌。”说着胡叔叔向我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小胖子,他应该是叫胡笑了吧,“来小笑,这是你苏伯伯的儿子,要叫哥,他比你大两岁呢。”

  胡笑点了点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童哥,十几年不见,你真是越来越帅了呵呵。”这话的语气超级敷衍,不过毕竟是胡叔叔的儿子我也懒得计较了。

  “哈哈,你也很帅啊,对了刚刚胡叔叔说你没和他出国,怎么你这几年一直在国内吗?”跟他说这么多只是纯粹地为了缓解尴尬而已。

  “嗯,我不喜欢国外的环境,所以父亲给我在国内留了几套房子,我一直在国内生活。”胡笑点点头,继续微笑着。

  于是我俩就这么在两位老人的慈祥注视下,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和平”地聊着天。

  就在我和这个胡笑聊的正起劲的时候,包间门开了,又有人来了。

  我微笑地下意识地回头,但是下一瞬我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了。来的人是秉忻,但是他的身后,正跟着今天下午拒绝了我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黎奕!!!作者皓阳的bear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迷宫Maze》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
百家樂玩法登入 乐点彩票网址 凤凰平台开户注册 阿玛尼AB亚洲馆彩票 彩视通彩票网上投注
澳门新葡京05520永利登入 九五至尊游戏登入网址